超3亿人都在买1天卖300多万单这是个什么行业?行业

博天堂网站 / 2019-06-05 23:13
你的充电宝太普通了!这是杨伟榕对记者说的第一句话,评论对象是一台共享充电宝。 作为数码配件界的苹果Mipow(麦泡)品牌的创始人和首席设计师,挑剔是杨伟榕的职业习惯。当下...

  “你的充电宝太普通了!”这是杨伟榕对记者说的第一句话,评论对象是一台共享充电宝。

  作为数码配件界的“苹果”“Mipow”(麦泡)品牌的创始人和首席设计师,挑剔是杨伟榕的职业习惯。当下他寄予重望的产品,是以天猫LOGO为灵感设计的多功能双用充电宝。Mipow曾随苹果零售店进入世界各地,现在它正在颠覆已有的形象。

  深圳是数码配件产业的大本营。距离Mipow的工厂30多公里,一群“90后”创办的“第一卫”和“80后”CEO何世友创立的倍思的公司内,从海量数据中挖掘出来的需求正化作“金点子”,经由设计师、工程师之手,变为现实。

  天猫平台聚集了近万家数码配件的店铺。2018年,有超过3亿人从淘宝天猫购买了近10亿件手机壳、膜、数据线、充电宝这样的数码配件,其中80%以上出自天猫。

  天猫消费电子事业部标品行业总经理何春雷透露,数码配件的消费为淘系带来了近3000万新用户。在他看来,赋能产业,是把产业整个盘子做大而非零和博弈。

  79年出生的杨伟榕创办了一个“任性”的品牌Mipow。有时,为了做到理想状态,材料的报废度甚至高达一半。“任性”的结果,是成立9年的Mipow有72项国际工业设计大奖傍身,百般挑剔的苹果对Mipow产品的评价是:“Beautiful(漂亮)”。

  杨伟榕随手拿起Mipow的一款无线充电宝,只要说起产品,他就两眼放光、滔滔不绝。

  同为10000毫安的容量,Mipow充电宝大小仅有市面常见产品的一半,马卡龙色外壳搭配同色系腕绳,磨砂壳中央画着一只萌宠,蓝色配小狗、粉色配小猫、绿色配小兔。

  “如果你对产品不满意,我可能会把整套模具干掉重新做。”杨伟榕说。“你”指的是Mipow的目标消费者,其中女性占了百分之七八十,在她们眼中,颜值即正义。

  去年清明节前,何春雷和杨伟榕见了一次,他给杨伟榕提了个建议:“坚持你的方向。你的产品不是卖给所有人的。”

  2014年,Mipow进驻天猫,杨伟榕没料到能取得突破,因为他们的定价太贵了。

  “一般电商平台,移动电源的客单价可能是59元,而我们的客单价是420元左右。”Mipow副总经理兼开发部总监周海航说。

  引起他们注意的是另一个数字天猫平台上,Mipow的复购率在40%以上。同行业中,能做到20%就很了不起。

  通过天猫,“只想为粉丝设计产品”的杨伟榕第一次看到直接触达消费者的机会。

  此前,Mipow都是通过代理商分销产品,进驻美国、德国、日本等地的高端数码卖场。

  “之前经常发现这种问题:我们有一个促销活动给所有代理商,每人几千几千的拿货,最后我卖了五六万个出去了,但真实的销量我却看不到。”杨伟榕说。

  此外,渠道的每一层都要“吃”一部分利润,当面临低价竞争,Mipow即使想降价也降不下去。在技术门槛并不高的数码配件领域,这是一件很危险的事。蜂拥而上的低价选手可能拉低消费者的价格预期,挤压Mipow们的生存空间。

  因此,去年的那次见面中,杨伟榕与何春雷敲定了一件事。双方决定合作,做一款天猫定制的无线充电宝。一方面,来自天猫的平台背书能为Mipow吸引更多新用户,另一方面,去掉中间渠道,凭借天猫专供款,Mipow能尝试价格下探。

  在双方定制的“能量猫”充电宝产品上市前夕,Mipow按照原来的习惯,大量备货白色、黑色。但天猫3C数码配件行业负责人李炜根据大数据分析,坚定认为天猫平台的消费者对天猫IP的红色有很强的心智,因此应该加大红色的备货。

  果然,这款售价168元的充电宝,一经推出就成为Mipow天猫旗舰店最受欢迎的产品之一。并且,确实是红色卖得最好。

  受到激励,杨伟榕今年重新设计了一款“天猫定制”多功能无线的主打款,还在考虑以红色为背景,一口气推出五六款新品,打造一个“猫Corner”。

  现在,Mipow天猫旗舰店有近20万粉丝,线上销售保持每年百分之三十左右的增长。杨伟榕不求销量,“只能老老实实把产品做出来,希望我的粉丝喜欢。”

  2013年,林启顺等7个20出头的小伙凑了10万元,在淘宝上开了一家数码配件店“第一卫”。他们中年龄最大的生于1989,其余都是“90后”。

  五年多来,第一卫销售额连年翻倍,到2018年销售额超过10亿,从“菜鸟”变身为天猫数码配件类目前三的品牌。

  林启顺清晰地记得公司裂变的几个节点,是1个硅胶软套、1个磨砂硬壳、1条牛仔数据线发售前夕,林启顺和他的伙伴花3倍的价格购得一台工程样机,迅速开模,储备了大量专为薄款手机定制的硅胶软套。等到魅族MX4开卖,他们的硅胶软套立马就火了。店铺销量从过去每天两三百单,跃升至两三千单。

  2015年9月,iPhone 6S系列发布前夕,第一卫早早找厂商定制磨砂硬壳,甚至签下对赌协议以让厂商包款。当年双11,光磨砂硬壳,第一卫就卖出上万件。

  林启顺说,他们一直在找客户的痛点。从天猫的生意参谋中看用户画像,调查每个关键词的喜好,钻研客户评价中的痛点,最终通过调研确定主打产品。

  例如,当年皮套大行其道,他们发现年轻用户对皮套“丑”“笨重”的评论,而对硅胶软套,总免不了抱怨“发黏”“发黄”。因而转向更薄、更稳定的磨砂硬壳。

  在第一卫,售前客服就有约200人、售后客服约100人,24小时都有人接单。2018年,用户消息的平均响应时间为31秒。林启顺说,这样做只有一个目的,“让客户爽”。

  第一卫曾短暂在拼多多上开店,但很快就关了。“这个(拼多多)人群玩不开,价格太低了。”林启顺说,拼多多的运营方式非常粗暴,就是争取活动资源、刷销量。

  倍思产品经理李洪良介绍,他们专门为拼多多开发了一款充电宝,大容量、轻薄、带电量显示和手电筒,拼单价仅为39.9元,配上了广告词:“1件好的N件差的”。

  截至4月28日,拼多多页面显示,这款充电宝“已拼396件”。李洪良说,产品上架才两周,时间太短销量不好评估。不过,在拼多多上销量排名靠前的充电宝,同样容量下,价格为29.8元、19.6元,比倍思的产品至少便宜了10元。

  为渠道定制产品是倍思的特色。倍思的品牌名演化自“Base on user”,即基于用户。它是一个从天猫上“长”起来的品牌,血液里流淌着互联网的基因。

  “我们的每个产品一定有所谓的卖点,代表着我们解决了用户的某一痛点。”倍思产品总监陈龙扣说。解决游戏充电难题的背部磁吸式充电宝、专为苹果手机设计的“边充边听”耳机转接头倍思的产品十分“贴心”,相当于为“用户定制”。

  在倍思,产品团队70多人,是公司最核心的部门之一,大部分都是设计师、工程师,他们的工作就是找卖点。

  倍思前期会花大量的精力去调研、分析。负责不同品类的产品经理历经数月完成的立项书,必须解答几个关键问题:每款产品在成型前,都要经历产品总监的层层拷问,通过后,接下来的生产、制造、推广就有条不紊,推进十分迅速。

  当现有的生产技术难以解决用户痛点时,倍思甚至会上溯至产业链上端、跨界寻求解题思路。

  例如,对车充的市场调研显示,用户希望车充体积小、支持快充,但技术上二者是冲突的,因为快充意味着功率高,则体积必须增大。面对倍思的要求,厂商连连摆手,说做不了。最终,倍思直接找到芯片原厂,定制研发芯片,在外围线路上减少了很多零件,这才做到又小又快。

  “产品发布时,很多同行都(被)惊艳了。”陈龙扣很自豪。这款车充不止成为倍思店内的爆款,经由速卖通销往全球后,也登顶品类销量第一。

  倍思CEO何世友是“80后”,2006年就涉足淘宝,也曾在天猫上代理过多家国际品牌,直到2011年创办“倍思”,开始研发、设计、生产、销售一手抓。

  如今,倍思已形成九大品类,组织架构围绕产品研发紧密咬合。尽管研发周期在3个月至半年不等,但倍思能保持每周上新,每年发布500-600款新品。

  陈龙扣说,倍思是产品驱动,而不是销售驱动。“如果一个品牌永远只是什么好卖做什么,你会发现这个品牌永远只有跟随,永远只是像贸易商一样卖货。”

  最初只是在华强北扫货的“第一卫”,2017年就成立研发中心,今年初召开了创立以来第一场新品发布会,发布纳米透气膜、支持无线充的最薄陶瓷指环扣,秀了一把研发实力。

  李炜介绍,3C数码配件行业品牌相对分散,年销售规模超过5亿元的品牌约有10家,只占行业整体规模的不到30%。仍有大量腰部品牌具有很大的成长空间。

  2018年,淘宝+天猫平台,壳膜线、充电宝等数码配件,每日卖出300多万单,1年超出10亿单,其中80%以上来自天猫。何春雷说,消费者的个性化需求明显,行业应该“百花齐放”,无论是Mipow这样的高端、小众设计师品牌,以功能型取胜的第一卫,还是以迭代创新为特色的倍思,他们都能在平台上壮大、蜕变。

  “我们首先要把品类做大,把蛋糕做大。现在数码配件行业一年达到10亿单,这才是大生意。”何春雷说,天猫对产业的赋能不是你死我活的零和博弈,而是促进产业多元化发展,良性循环。自去年下半年开始,天猫对数码配件的品牌陆续开放数据银行,全部免费。而此前这一资源主要面向国际大牌。“我们要把消费者的信息尽快地传到产业带,用大数据去服务好产业带。”何春雷说。

本文于2019-06-05发表于博天堂网站,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,我们将于24小时之内处理!转载请注明出处:/auto/xingye/2019/0605/1785.html


阅读延展

1